<big id="rxpxj"></big>
<form id="rxpxj"></form>

<big id="rxpxj"></big>

<big id="rxpxj"><thead id="rxpxj"></thead></big>

<noframes id="rxpxj">

    <big id="rxpxj"></big>
    歡迎訪問陽光在線辯護網! 今天是時間
    咨詢留言 | 設為首頁 | |加入收藏
    本網首頁 律師簡介 服務指引 新聞聚焦 法治評論 刑法研究 刑辯實務 經典刑案 裁判文書 法律法規 聯系我們
    常見犯罪:貪污犯罪 | 涉賄犯罪 | 暴力犯罪 | 侵財犯罪 | 經濟犯罪 | 瀆職犯罪 | 涉黑犯罪 | 軍人犯罪 | 其他犯罪
    律師簡介 更多>>
    陽光在線辯護網系北京資深刑辨律師戴福創辦,旨在“傳播刑事法治理念、溝通刑法理論與實踐、促進維護嫌疑人合法權益、推動刑事辯護事業發展”的學術性網站,真誠期待社會各界給予關注和支持!
    為生命辯護、為自由辯護、為人權辯護!北京資深刑辯律師戴福專注于重大、疑難、復雜刑事案件辯護,致力于把經手的每一起案件辦成精品!
    戴福律師,現為北京市陽光在線律師事務所律師,刑事業務主管合伙人
    ..詳情>>
    服務指引 更多>>
    · 一、委托律師的基本流程
    · 二、服務收費依據和標準
    · 三、律師事務所情況介紹
    · 四、戴福律師的辦案優勢
    · 五、刑辯團隊成員及介紹
    · 七、聯系電話:13910417035
    · 八、電子郵箱:beijingdf@sina
    · 九、選擇最適合的律師
    最新動態 更多>>
    · 司法改革必須解決的若干重大問題
    · 戴福參加京都律師所“律師執業權益保障”研討
    · 戴福接受北京日報采訪,談人大代表涉罪
    · 最高檢:對冤錯案件必須敢于糾錯
    · 海淀警方查獲本區十年來最大販毒案
    · 高官上訴罕見改判 律師披露陳良宇認罪細節
    · 律師說法:150人投資郵幣被騙千萬 被害
    · 律師談案:“慈善快樂行”是騙局?“慈善家
    新聞聚焦 更多>>
    · 公眾能否看到雷洋案完整執法視頻
    · 按照刑法原理理解和適用“修九”及“解釋”
    · 疊床架屋重復規定,落實困難效果堪憂(修正版
    · 聶樹斌案疑兇:河北工作組曾逼我否認強奸殺人
    · 周永康被指與薄熙來徐才厚令計劃案均有牽連
    · 仇和被“秒殺”背后:老干部舉報稱其系白恩培
    · 安徽原副省長倪發科獲刑17年:愛玉石至玩物
    · 政法委今年進行11項改革:領導干預司法要記
    新聞聚焦
    呼格案內參記者揭再審過程:情況反映獲中央批示
    來源: 作者: 發布時間:2014-11-30

    呼格案內參記者揭再審過程:情況反映獲中央批示
    2014年11月30日02:50新京報

    昨日,新華社內蒙古分社記者湯計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。湯計在呼格吉勒圖案件重新調查中起到重要推動作用。本版攝影/新京報記者郭鐵流
      呼格吉勒圖媽媽尚愛云喝自己熬的中藥,父親李三仁在一旁關心注視。尚愛云長期失眠,靠中藥調理效果也不明顯。
      對話人物

      湯計

      1996年,內蒙古18歲的呼格吉勒圖被法院認定奸殺一女子,被執行死刑(“4·09案”,又稱呼格案)。9年后,身負多起命案的趙志紅落網,自稱他才是呼格案的兇手。由此,呼格吉勒圖的父母開始了漫漫9年申訴路。

      新京報記者曾問呼格吉勒圖的父母,為兒申訴這9年來,最擔心什么事情?老兩口回答:“擔心湯計被調走”。

      湯計,新華社內蒙古分社記者,如今已年近六旬,呼格吉勒圖案最早的報道者。9年來,他為呼格案發了5篇內參,一直呼吁再審呼格吉勒圖案,不僅將呼格案由幕后推向前臺,而且一再推動此案進程。

      對話動機

      過去的9年,湯計就像一個剛入行的新記者一樣:“不懂”人情世故、“不顧”官場規則,執著地“挑戰”公檢法系統。

      11月20日上午,內蒙古高法向呼格吉勒圖父母送達立案再審通知書,備受關注的呼格案進入再審程序。

      他原本以為自己會哈哈大笑,沒想到真到此刻,竟是一場大哭。

      11月29日,湯計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,講述5篇內參助推呼格案再審背后的秘辛。

      新京報記者

      谷岳飛呼和浩特報道

      “有時候書生還是單純”

      發第一份內參后,湯計一年多沒再介入案件。他想,政法委結論一出,公檢法一開會,走法律程序,案子就翻了

      新京報:最初怎么關注這個案子的?

      湯計:2005年冬,李三仁夫婦(呼格吉勒圖父母)最先找到呼市一個有名律師,被告知這個案子他辦不了,得找新華社的湯計。我1989年從山西分社調到內蒙古分社,主要跑政法。

      這老兩口老實巴交的,說兒子被槍斃了,現在又找到了“兇手”。新聞人都有一個特點,同情弱者。

      新京報:聽聞此案,你第一反應是什么?

      湯計:我當時想,到底有沒有這個事?我打電話給呼市公安的朋友,他們證實確實抓獲一個系列命案的嫌疑人。然后我問,這其中有沒有毛紡廠的命案?人家說有,(趙志紅)都交代了。再想深問,對方就不說了。

      新京報:那你接下來怎么辦?

      湯計:我安排了一個年輕記者,到案發地毛紡廠調查外圍,我去趙志紅專案組跟他們聊天。都是多年的朋友,其實我們的警察都很有正義感,大家都認為這是“冤案”。

      而且當時內蒙古公安廳已成立了專案組,專門復核呼格吉勒圖案。但當時呼市公安局主要領導不愿再翻這起陳年舊案,復查難度很大。

      于是,2005年11月23日,我根據采訪內容寫了第一份內參,題為《內蒙古一死刑犯父母呼吁警方盡快澄清十年前冤案》。

      新京報:這篇內參反響如何?

      湯計:很快,這篇報道引起了中央有關領導的關注,內蒙古自治區政法委也于2006年3月初,成立了“呼格吉勒圖流氓殺人案”復查組。

      當年8月,復查有了結論,自治區政法委一位領導對我說,調查結論是:“當年判處呼格吉勒圖死刑的證據明顯不足,用老百姓的話說是冤案。但政法委不能改判,得走法律程序。我們要求自治區高級法院復查,向最高人民法院匯報,兩家成立復查組,然后走法律程序!

      新京報:這結果似乎不錯,你當時怎么想?

      湯計:我一聽挺好啊。我隔了一年多沒再介入這案子,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我不能干擾調查呀。

      我當時想,政法委結論一出,公檢法一開會,走法律程序,這案子不就翻了嗎?有時候,書生還是比較簡單,想得還是單純。

      “加急”的“償命申請書”

      趙志紅在看守所寫了償命申請書,想郵寄給檢察院,看守所有個警察擔心這個申請書到不了高層或丟失,一定要親手交給湯計

      新京報:你低估了案件的復雜性?

      湯計:是的,在復查中,公安機關認為當年的呼格案弄錯了,公訴機關也認為當年起訴呼格案兇手的證據不足,但法院認為沒有新的物證,僅憑趙志紅的口供不能啟動再審程序。

      新京報:你什么時候意識到問題不簡單的?

      湯計:2006年11月28日,趙志紅案不公開審理。10條命案只起訴9條,但呼格案沒有起訴。我當時很震驚,心想,咋會這樣?

      這個案子是秘密開庭的,但很多干警給我通氣,警察信仰的就是法律,對就對、錯就錯。于是,我趕緊寫了第二份內參,題目為《呼市“系列殺人案”尚有一起命案未起訴讓人質疑》。

      新京報:你掌握了新的證據?

      湯計:無巧不成書。2006年12月5日,趙志紅在看守所寫了償命申請書,想郵寄給內蒙古自治區檢察院,看守所有個警察擔心這個申請書到不了高層,又或者丟失,一定要親手交給我。

      到我辦公室后,那位警察給我看了工作證,說了這個事,把(償命申請書)復印件交給我。然后,他就像完成一項使命一樣,掉頭就走。我當時特別感動,這個警察的責任心,他的法治精神和正義,令我非常震撼。

      新京報:那你接著怎么做的?

      湯計:我沒敢耽誤。當年12月20日,(償命申請書)一字不改,寫了一篇情況反映《“殺人狂魔”趙志紅從獄中遞出“償命”申請》發到北京。我們以前沒這么發東西的,值班副總、分管業務的副社長、社長,一字不動發到北京總社,走的“加急”通道,總社又經過多關審核,但沒一個領導說“斃了”。

      情況反映得到了中央領導、最高檢領導的批示,呼市中院對趙志紅的一審被暫時“休庭”,總算“槍下留人”。

      新京報:當時內蒙古自治區檢察院是什么態度?這份申請書原本是遞給他們的。

      湯計:當時內蒙古區檢的檢察長是邢寶玉(已退休),我非常佩服他的為人。他直接給我打電話,申請書應該是給我的,怎么到你那兒了?他以為到我這兒的是原件。我就笑了,你沒看到吧,那說明你們那兒有“腸梗阻”。結果,一個小時后邢寶玉再次打來電話說對不起,原件是在我們這兒。

      司法系統換屆延誤案件進展

      “我從有關人士處了解到,每當自治區政法委研究呼格案時,內蒙古高院派出的參會領導都是那位呼格案的二審審判長!

      新京報:既然各方都有積極因素推動,為何再審程序遲遲沒公開啟動?

      湯計:那時中院、高院不認可公安、檢察院的新線索,讓公安拿物證。都十年了,根據案發時的保存條件,關鍵物證沒了,精斑啥的都丟了。

      但呼和浩特市中院有關人士說,僅有趙志紅的口供,沒有犯罪物證,不能認定“4·09”案件的真兇就是趙志紅,那也就不存在呼格吉勒圖案的錯判問題。

      新京報:你當時心里著急嗎?

      湯計:心里真著急,這不是故意設障嗎?事實上,在呼格吉勒圖案上,趙志紅是不是真兇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當時辦案的事實是否準確?證據是否扎實充足?如果不是,那就應該疑罪從無嘛。

      2007年初,我把呼格案的相關材料梳理一遍,第3次寫了內參,共兩篇文章。一篇是《死刑犯呼格吉勒圖被錯殺?——呼市1996年“4·09”流氓殺人案透析(上)》,另一篇是《死者對生者的拷問:誰是真兇?——呼市1996年“4·09”流氓殺人案透析(下)》。

      我把公檢法三方的意見都擺出來,領導也不傻,幾方一比對,能明白問題出在哪兒。

      其間,我從有關人士處了解到,每當自治區政法委研究呼格案時,內蒙古高院派出的參會領導都是那位呼格案的二審審判長。

      新京報:法院不響應,還有其他辦法嗎?

      湯計:當時,我跟檢察長邢寶玉交流,呼格案這么長時間,檢察院咋不抗訴呢?你這有權啊。他說,現在不能抗訴,法院目前這個狀況,抗訴了,它肯定就維持原判,一維持原判,這個案子在法律程序上就真死了。明明是疑罪從無,你卻將它弄成死結。此案應該由最高檢抗訴,異地審理。

      我一下豁然開朗。我當時尋思,能不能跨省區異地審理,于是2007年11月28日,我寫了第4篇內參,題目是《內蒙古法律界人士建議跨省區異地審理呼格吉勒圖案件》。這篇文章目的非常明確,專門針對法院。

      新京報:但后來還是沒有實質性進展?

      湯計:一轉眼到了2008年,最大的問題是,“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官”,政法委、公檢法幾乎都換人了,新來的領導誰會積極協調這事?那段時間人最低潮,心里最難受。

      案件啟動再審湯計大哭一場

      “那天我一下失控了,我和他們老兩口全哭了,他倆抱著我。那天離開他家時,老李兩次上來擁抱我,他嘴拙,也不會說啥”

      新京報:既然這么困難,為什么還是要堅持?

      湯計:我一看見那倆老人(呼格吉勒圖父母),心里就特別難受。內蒙古每年人代會都是1月5日左右開,那是內蒙古最冷的時候,零下一二十攝氏度,老兩口就站在那兒,就那么站著,也不鬧。我作為一個參會記者,每次看到他們又不能打招呼,也不能說點什么別的安慰,還要假裝沒看見,你說心里是啥滋味?(流淚)

      新京報:這確實是件很讓人難受的事情。

      湯計:我覺得不應該出現這種情況,明明有問題,而不去解決,逼著人家遭那罪。這種情況如果不糾正,說不定哪天就落在自己頭上,所以我看著心酸(流淚)。

      我說過,一個好記者一定得是好人(流淚),你不是好人,就不會有同情心,不會有慈悲心。有了同情心,你才會有明辨是非的思想、能力,才有做事的動力。

      新京報:作為一個老記者,你每年接觸那么多人,為什么對這個案子這么動情?

      湯計:我接觸過好多上訪對象,有的是不給退休金,有的是房子被強拆了,有的是被騙了,但這些終歸都是物質的東西,多與少,它不是生命。

      老來喪子是最大悲哀,失掉孩子的痛在父母心中永遠抹不平,這種痛我能體會。各種證據顯示,呼格吉勒圖可能是冤死的,我要像對自己的孩子一樣,一定要把這孩子的名聲給他掙回來。

      你可以想象,當初被槍斃時,這孩子被五花大綁,要作為兇手殺掉,但案子如果不是他干的,他該多么無助;他的父母,眼睜睜看著孩子被槍斃,又是多么無助。

      新京報:所以你覺得應該要堅持?

      湯計:我就想一定要還他一個公道,讓父母不再為有一個“流氓殺人犯”的兒子恥辱。他媽說過,我寧可被車撞死,好挖心的話(流淚)。一想到這些,我就有動力去做。

      2011年1月,胡毅峰被任命為內蒙古高院院長,我覺得時機到了。他之前在政法委就一直關心這案子。當時我就想,換一個角度吧,讓社內做了一個電視片在優酷上播出,反響很大,接著其他媒體又跟進。

      社會反響熱烈,2011年5月5日,我又寫了一篇內參,《呼格吉勒圖冤死案復核6年陷入僵局,網民企盼讓真兇早日伏法》。這個內參引起最高院領導重視,批示下來,內蒙古高院組建了一個復查小組。

      新京報:那時這個復查小組的結論是什么?

      湯計:2013年初,內蒙古高院內部啟動復查呼格案,結論認定呼格案原審判決證據不足,并上報自治區黨委。經自治區黨委同意,上報了最高院。胡毅峰很積極,法院內部先前的消極因素被禁止介入,案子因而推動很快。

      新京報:所以今年11月20日,內蒙古高院送達再審通知書時,你很高興?

      湯計:我原本以為會哈哈笑,但當這事真正來臨,那天我一下失控了,我和他們老兩口全哭了,他倆抱著我,我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大喜大悲。那天離開他家時,老李兩次上來擁抱我,他嘴拙,也不會說啥。

      鏈接

      湯計五篇內參

      【第一篇】

      背景:湯計接觸呼格父母了解案情,并接觸專案組初步了解案情

      2005年11月23日,《內蒙古一死刑犯父母呼吁警方盡快澄清十年前冤案》

      【第二篇】

      背景:2006年11月28日,趙志紅案不公開審理,10條命案只起訴9條,呼格案沒有起訴

      2006年12月8日,《呼市“系列殺人案”尚有一起命案未起訴讓人質疑》

      2006年12月20日,加急情況反映《“殺人狂魔”趙志紅從獄中遞出“償命”申請》,并附上“償命申請書”

      【第三篇】

      背景:呼市中院稱,僅有趙志紅的口供,沒有犯罪物證,不能認定真兇就是趙志紅,那也就不存在呼格吉勒圖案的錯判問題

      2007年初,《死刑犯呼格吉勒圖被錯殺?——呼市1996年“4·09”流氓殺人案透析(上)》,《死者對生者的拷問:誰是真兇?——呼市1996年“4·09”流氓殺人案透析(下)》

      【第四篇】

      背景:與時任內蒙古自治區檢察長邢寶玉聊過后,針對法院程序提出跨省區異地審理

      2007年11月28日,《內蒙古法律界人士建議跨省區異地審理呼格吉勒圖案件》

      【第五篇】

      背景:胡毅峰上任內蒙古高院院長,積極推動呼格案復查

      2011年5月5日,《呼格吉勒圖冤死案復核6年陷入僵局,網民企盼讓真兇早日伏法》

    上一篇:知情者稱河北曾模擬開審聶樹斌案 讓王書金下一篇:黨媒揭秘中紀委掀翻周永康五大外圍戰
    網站名稱:陽光在線辯護網;版權所有:戴福(北京市陽光在線律師事務所律師);聯系電話:13910417035
    聯系地址:北京市東城區朝陽門北大街8號富華大廈D3B(100027);辦公電話:(010)65542827-822;電子郵箱:beijingdf@sina.com
    版權說明:本網為非經營性網站,網上信息均為學習、研究、交流之目的,本網轉載文章權利人如不同意轉載使用,可來電告知!對于本網所有原創作品,歡迎媒體非營利性目的轉載,但必須注明出處及作者。備案號:京ICP備12017750
    香港三级黃色情,GOGO人体全球高清自慰,综合久久—本道中文字幕,免费人成在线观看网站